随便

该说的都在置顶了

[周叶]枪指之处(一)

*魔女集会梗,虽说是魔女但非性转,魔女只是个奇怪的称呼这个玩意儿不需要太在意
*可能有那么一点点隐all叶,或许不太明显...吧
*ooc
*中长篇
*小周的设定是被狼养了十年的孩子
*这篇文的度挺难把握,试着埋了点土掉渣的伏笔
*全程流水账
*中西方可能有些混淆
*时间线完全不按原著来

*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在阳光的沐浴下,广阔而危险的森林舒展着庞大的身躯,繁密的树叶层层叠叠,几乎不让一丝阳光透露进来,森林里阴冷潮湿,借助不知何起又并非阳光的幽弱光芒,勉强能够视物。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一天里,荣耀森林里迎来了一位弱小的新访客。

一个人类小孩。

这个孩子看着不超过七八岁,浑身是血和污泥,软软地趴在地上,手撑着地,费力的喘息着,想要爬起来却没有多余的力气,重新摔倒在地上。爬倒是没爬起来,反而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

孩子身上伤口密密麻麻遍布全身,最深的伤口在肚子上,像是肚子上被挖了一个大洞,涌出大量的鲜血。

总而言之他的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就连脸上也有一个好几厘米的伤痕。叶修估摸着,这个伤痕是刀刮的。

叶修皱了皱眉,想到了很久以前的某一些事情,眼神有一瞬间的飘忽追忆,然后很快回过神来,迅速施了一个简单的治疗术。但普通的治疗术仅仅是堪堪止住了血,治愈了一些细小的伤口,对严重的伤口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感受到冰凉舒适的白光在自己身上浮现,孩子费力的抬起头,疑惑地看向叶修。

他的脸上满是血液和泥土,看不清本来面目,只能看见一双浑浊的眼睛。

那双眼睛只能用浑浊来形容了。是纯粹的黑,灌满了疲惫迷茫。明明是年轻的,明明闪烁着光芒。

看见叶修的身影,孩子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鼻子皱起来,对着叶修龇牙咧嘴,摆出一个狰狞的表情。却因为浑身肌肉瞬间紧绷而几乎牵扯到全身的伤口,他一边倒吸凉气一边警戒的看着叶修。

叶修无奈地抿了抿唇,然后小心地背起他,尽量不碰他的伤口,但孩子还是不禁疼的吸气。

他白色的衣袍瞬间被血染上了一片猩红,孩子的头靠在他的左肩上,染血的黑发无意蹭到了叶修的脸,留下点点血渍。

叶修稍稍偏头,嘴角扬起一个浅淡的弧度,不甚在意地问了句:,“小家伙,你爸妈呢?怎么让你来这儿晃荡?”

孩子只虚弱的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叶修的话。挣扎了两下,但没有丝毫效果。

见询问无果,叶修也便不再问他。拿出千机伞,不知道按了哪里,千机伞就“刷”的变成了螺旋桨。叶修抓着千机伞,背着一个受伤的小家伙,飞了起来。

他一边扶着背上的小东西以免他撑不住从他背上掉下来,顺便时不时扔个治疗术,一边操控千机伞,左窜右跳,轻松的躲开所有想要阻拦他上天的树枝。

很快,他们看见有几束强烈的光透过树叶,是树叶的剪影,照在叶修的脸上,一瞬间,光与影完美的融合交错,照亮了叶修柔和的轮廓。

光,是光。

越来越近,越来越亮。

孩子被强烈的光线逼得闭上了眼睛,周遭的一切瞬间就亮了起来,空气也变得清新温暖。

等适应了环境转换之后,孩子忍着疲惫睁开了眼睛。

太阳的光芒太过刺眼,逆着光看过去,根本看不清叶修的脸。耳边有风在呼啸,像只野兽在背后追着,孩子下意识地抓紧了叶修的衣服。

一会儿,云层卷住了太阳,使其不再不可一世的耀眼。

孩子眯着眼睛——事实上并不是他想眯着眼睛,只是风太大了。即便如此,他也看清了。

男人的脸上不小心蹭上的血迹,被光芒反射得熠熠生辉。黑色的短发在风中飞舞。即便是浑身沾满血污,也丝毫不会影响这个男人的高贵气质。他笑着,他一直笑着,平静的看着远方。远方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他一直笑着呢?孩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只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树木和蓝天白云。

 

他转过头来,呆呆的盯着叶修,直到太阳挣脱云层的束缚。他看清了,太阳再次洒下的第一束光,清清楚楚的映在叶修的眼底。

还未完全舒展开的阳光给叶修的轮廓渡上一层辉煌,有一刹那,他甚至以为叶修就是光。

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为他毕生的光。





*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治疗之神方士谦迎来了一个...哦不,两个新访客。

叶修,和他背上昏迷不醒的马赛克...画面过于血腥不太好描述。

  “哇,谁这么缺德?这么小一孩子...啧...这也下得去手?”

方士谦不自觉的瞥了两眼这个浑身皮肉翻滚的小马赛克,不忍地避开了头,接着连忙帮叶修把这可怜的孩子放到病床上。

叶修刚要开口回一句“我怎么知道”,就被方士谦抢了先机。

“得了得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等等...”方士谦扫了叶修一眼,抽了抽嘴角,才无奈地开口:“这孩子我来管着,你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带他也去洗个澡。”

叶修这才低头看看自己狼狈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

”那行啊,谢了啊。”

说着,叶修就轻车熟路地向浴室走去,看起来就好像是经常来这里洗澡的样子。

是的...叶修就喜欢干这种没事儿就捡个受伤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回来的事儿,因此欠下了许多人情。这次在西边儿捡到了这个孩子,霸图在东边,兴欣在南边,稍微计算了一下路程时间,叶修就跑到方士谦这边来了。

叶修爱捡东西的毛病已经有了很久了,甚至方士谦的浴室里专门为叶修准备了一套浴衣,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叶修这么个浑身是血还面带微笑的惊悚模样。

真是会享受,搞个这么大的水池子。叶修泡在水里,惬意地想。有方士谦这个“治疗之神”在,也不用去担心他捡回来的那个小家伙的安危。不久,方士谦就牵着虽然依旧一身血污但身上的伤口明显都愈合了的孩子走了过来。

  “行了行了,让他好好洗干净吧...好你个叶修,你倒是悠哉悠哉的,整天也没什么事儿干,就喜欢到处捡东西。”方士谦看着叶修那副悠闲舒适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脱了衣服跳进水里,帮着叶修给这个懵懵懂懂的小玩意儿洗澡,“这孩子挺奇怪,不管怎么问他也不说一句话的。”

叶修闻言,想到这一路来这孩子都不说一句话,心中也不免疑惑。

随着一层一层的脏东西从这孩子身上剥离下来,叶修就感到不对劲儿了。他轻轻抚摸着孩子精致漂亮的脸上留下的一道疤痕,反应过来什么,眉头狠狠一皱,转头疑惑的看向方士谦。

方士谦顺着叶修的手看过去,疑惑地皱起了眉,也很快反应过来。之前方士谦没注意这个伤疤,他对自己这一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也就没去确认每一道疤痕是不是都彻底消失了。

按理来说,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进行治疗,而非用药,是不会留下任何疤痕的。如果留下了疤痕,那就肯定有些隐情了。

“不是普通的刀痕。”叶修用像平时一样的语气说着,笑容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你也别生气,这森林呢,危险是危险,但这里的人都纯粹,外边儿的人,可就没这么简单了,你也是这十几年才来这儿的,这种事儿,你之前也没少见过吧。”方士谦端详了几下这漂亮孩子脸上的刀痕,这道疤很深,角度也很刁钻,他没办法让它消失,下刀的那个人绝不是普通的刀,他只能叹息于这道完全破坏了原本精致五官的疤,“连孩子都不放过。”

“我讨厌人类,自以为是的将所有都掌控在自己手中,除其异类,玩弄权势。但人类能存活在这世间,必然有它的道理...”叶修停顿许久,半晌他才开口,“我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到底是对还是错。”

 

 “之前你捡回来的可都是你说的‘那些人’的子孙呐,而且我也是人类诶。”方士谦好心提醒,“当然我肯定和那些人不一样啦。”

叶修失笑:“小孩子懂什么?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是啊...真是不懂那些人类为什么要把自个儿的孩子送这么危险的地方来,还美曰其名是历练。”方士谦也不再纠结于这小崽子脸上的疤了,一心一意的给他洗头发。

“每个人都要成长的啊。”叶修垂下眼眸,若有所思。

“那不叫成长,那叫送死。”

叶修耸耸肩,表示认可。

“这孩子比之前的都小了很多啊。”叶修抚摸着孩子脸上的疤。

“是啊。不过,你之前说,除其异...类?”方士谦转头看向叶修。

叶修弯了弯唇角,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神情:“谁知道呢?”

“这小鬼,虽然是人类,但行为举止,和身上的味道,可都不像是个人类。”

方士谦愣了愣,看着这个一言不发眼神涣散不知再想什么的孩子,深深吐出一口气:“真是个奇迹。”

“人和其他生物要是能像这样保持一个和谐的状态就好了啊。”叶修含沙射影的说,“其实他们哪里有什么区别呢?”

方士谦立刻明白了叶修的言外之意,一时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一张嘴开了又闭,最后只挤出一句算是安慰的话:“没事儿啦,这不有咱呢吗,两百多个人谁不知道你是什么?谁又跟你有什么距离感?”

“是啊,呆这儿真好。”叶修摸了摸孩子的头,“等会儿我得去找找大眼儿。”

“嗯?找王杰希干嘛?”

“跟他一起翻字典,然后问问这小子的来历。”

 

“翻字典?什么鬼玩意儿?”方士谦不可思议的看着叶修,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对,我已经准备好拉着大眼儿一起翻一夜的字典了,我嘛也没什么文化,起名字什么的啊,当然要靠字典啦,顺便让大眼儿帮着取个吉利点的名字,毕竟他会算命嘛,有个好的寄托总归是没错的。”

“物尽其用嘛,等等这个词儿好像有点不太对?好吧但这并不是重点。”

方士谦真是服了叶修了。





*



 

王杰希也真是服了叶修了。

“说吧,你到底是对我有什么误解。”王杰希扯了扯帽子,双手环胸,坐在椅子上。然后起身给叶修搬了张椅子坐。

“哪有?你不是会算命嘛?算算这孩子到底哪来的?”叶修挑眉,用宛若霸道总裁一般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还有一个小朋友乖巧得宛若小娇妻一般坐在一旁。

“算命哪里是这个算法?”

“好吧那行行行,随便你怎么算。”叶修摆摆手。

“不,我拒绝。”王杰希用宛若霸道总裁一般的语气说。

“为什么拒绝?”

“因为我仍然觉得你对我会算命这一块有误解。”

“......”叶修被噎得说不出话,叹了口气,倒也不纠结于“到底有什么误解”,开口道,“误解就误解吧,那就不算了,不过,请问魔术师大大,肯不肯帮我一个忙呢?”

王杰希的脸上展现出了宛若霸道总裁一般的笑容:“行啊,那你可又欠了我一个人情,该考虑考虑怎么还了。”

“好啊,不就人情嘛也不只一个了。那么...”叶修回了一个神秘的宛若霸道总裁一般的的笑容,随即拿出了一本字典。

“????”

“帮个忙嘛,给这个小祖宗取个好点儿的名字呗。”

”一定要有好的寓意还得好听接地气儿,这可是我要养的人,总不能连名字都不顺耳吧。”

王杰希向来镇静的脸庞有一丝崩裂,他突兀地站起来,急急忙忙打断叶修的话:“你要养他?!”

这实在是与王杰希平日的形象完全不符,王杰希说完之后,看着叶修愣住的脸,也反应过来,立刻坐回去。

“别这样...”王杰希近乎哀求地说着,“他是人类,他会死的。”

叶修立刻懂得了王杰希的意思。他是不老不死的魔女,在这人世间已走过万年之久。他曾经遇到过很多人类,有些人歧视他怕他怨恨他,有些人与他成为好友最终却只剩一具骸骨。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

叶修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孤独是最习惯的常态,他愿意与人类打交道,却不愿与他们有太多过于亲密的关系。这个孩子是个意外。他想试一试,不论结局如何。

“会死又怎样?

王杰希凝视着叶修许久,终究只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想要什么寓意,字典就免了吧,名字我帮你取。”

“寓意?额...圆满?温和?强大?“叶修掰着手指头,挤出来几个词儿。







最后他们共同敲定了周泽楷这个名字。

说实话,这个名字其实真的就刚好代表了圆满温和强大,逐字翻译的那种。


-tbc-
 

详情可把周泽楷这个名字拆开来问度娘,我现在真是想跪舔虫爹

霸道总裁真的是一时兴起不要太在意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