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yuu

保持优雅

[周叶]枪指之处(序)

*狼孩周×魔女叶(男)
*可能有那么一点点隐all叶,可能不太明显
*ooc,瞎掰的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在阳光的沐浴下,广阔而危险的森林舒展着庞大的身躯,繁密的树叶层层叠叠,几乎不让一丝阳光透露进来。森林里阴冷潮湿,借助不知何起又并非阳光的幽弱光芒,倒是勉强能够视物。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一天里,荣耀森林里迎来了一位弱小而幸运的新访客——

一个人类小孩。

这孩子看着不超过八九岁,浑身是血和污泥,软软地趴在地上,一头乱糟糟的长发遮住面庞。手撑着地,看着快要爬起来了,手肘却突然软了,又重新摔倒在地上。爬倒是没爬起来,反而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 孩子不甘心地狠狠哼了几声,再重复这样的动作。

“咯咋——”

地面上铺满了枝叶,堆积腐朽,有人踏着满地的树叶过来了,这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突兀像是一道惊雷,炸开了附近的鸟兽。

孩子的脊背僵住了,他的呼吸突然急促且变得紊乱,从发丝的缝隙中畏惧而怨恨地紧盯着脚步声响起的方向。

有人来了——人。

脚步声停了。叶修皱了皱眉,看着孩子的样子,想到很久以前的某些事情,眼神有一瞬的飘忽追忆,然后很快回过神来,迅速施了一个简单的治疗术。但普通的治疗术仅仅是堪堪止住了血,治愈了一些细小的伤口,对严重的伤口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感受到冰凉舒适的白光在自己身上浮现,孩子疑惑警惕地注视着叶修。

他只看见一双鞋,再往上看,目光触及到男人的面容的一刹那,他的眼神变得凶狠,鼻子皱起来,对着叶修龇牙咧嘴,摆出一个狰狞的表情。

叶修与他的目光相碰,接着无奈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背起他,但孩子还是疼得不停吸气。

他白色的衣袍瞬间被血染上了一片猩红,孩子的头靠在他的左肩上,染血的黑发无意蹭到了叶修的脸,留下点点血渍。

叶修稍稍偏头,嘴角扬起一个浅淡的弧度,仿佛背上的不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古怪小孩,懒洋洋地地问了句:“小家伙,你爸妈呢?怎么让你来这儿晃
荡?”

他只虚弱的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叶修的话。挣扎了两下,但没有丝毫效果。

见询问无果,叶修也便不再问他。拿出千机伞,不知道按了哪里,千机伞就“刷”的变成了螺旋桨。叶修抓着千机伞,背着一个受伤的小家伙,飞了起来。

他一边扶着背上的也不知道玩意儿以免这孩子撑不住从他背上掉下来,顺便时不时扔个治疗术,一边操控千机伞,左窜右跳,轻松的躲开所有想要阻拦他上天的树枝。

孩子看见有几束强烈的光透过树叶,是树叶的剪影,照在男人的脸上,一瞬间,光与影完美的融合交错,将男人苍白的面庞渡上一层光芒。

光,是光。

越来越近,越来越亮。

他被强烈的光线逼得闭上了眼睛,周遭的一切瞬间就亮了起来,空气也变得清新温暖。

太阳的光芒太过刺眼,逆着光看过去,只看得清一个轮廓。耳边有风在呼啸,像只野兽在背后追着,他下意识地抓紧了叶修的衣服。

男人的脸上不小心蹭上的血迹,被反射得熠熠生辉。黑色的短发在风中飞舞。即便是浑身沾满血污,也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高贵气质。他一直笑着,平静的看着远方。远方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他一直笑着呢?孩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只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树木和蓝天白云。
 
他转过头来,呆滞地望着叶修,直到太阳挣脱云层的束缚。他看清了,太阳再次洒下的第一束光,清清楚楚的映在叶修的眼底。

还未完全舒展开的阳光给叶修的轮廓渡上一层辉煌,有一刹那,他甚至以为叶修就是光。

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为他毕生的光。





*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治疗之神方士谦迎来了一个……哦不,两个新访客。

叶修,和他背上昏迷不醒的马赛克。画面过于血腥,不太好描述。

  “哇,谁这么缺德?这么小一孩子……啧……这也下得去手?”

方士谦瞥了两眼这个浑身皮肉翻滚的小马赛克,连忙帮叶修把这可怜的孩子放到病床上。

叶修刚要开口回一句我怎么知道,就被方士谦抢了先机。

“算了算了,你别说我知道,你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是,等会儿……”方士谦扫了叶修一眼,无奈地开口:“这孩子我来管着,你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带他也去洗个澡。”

叶修这才低头看看自己狼狈的模样,不禁笑道:“那行啊,谢了啊。”

说着,叶修就轻车熟路地向浴室走去——看起来就好像是经常来这里洗澡的样子。

说起来,叶修就喜欢干这种没事儿就捡个受伤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回来的事儿,因此欠下了许多人情。这次捡到了这个孩子,霸图在东边儿,兴欣在西边儿,稍微计算了一下路程时间,叶修就跑到方士谦这边来了。

叶修爱捡东西的毛病已经有了很久了,甚至方士谦的浴室里专门为叶修准备了一套浴衣,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叶修这么个浑身是血还面带微笑的惊悚模样。

真是会享受,搞个这么大的水池子。叶修泡在水里,惬意地想。有方士谦这个“治疗之神”在,也不用去担心他捡回来的那个小家伙的安危。不久,方士谦就牵着那个虽然依旧一身血污但身上的伤口明显都愈合了的孩子走了过来。

  “行了,让他好好洗干净吧——好你个叶修,你倒是悠哉,整天也没什么事儿干,就喜欢到处捡东西。”方士谦看着叶修那副悠闲舒适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脱了衣服跳进水里,帮着叶修给这个懵懵懂懂的小玩意儿洗澡,“这孩子挺奇怪,不管怎么问他也不说一句话的。”

叶修闻言,想到这一路来这孩子都不说一句话,心中也不免疑惑。

孩子生得漂亮,看样子也没有刚开始的仿徨不安了。方士谦一边帮他洗着头发,一边跟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这次怎么捡个这么小的?”

“鬼知道。”

“那他这么小,问他话也不回,你能把他送回他家人身边吗?”

叶修失笑:“我看他这样不像是有家人的样,况且他一小孩子又懂什么?再小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那你打算怎么办?”

“问问呗,能问到算是好运,我给他送回去,问不到我就帮他找。”

“那要是找不到呢?”

“那还能怎么办?让他自生自灭吗?要么就找个人收养,要么就我养。”

“你养?”







*





“你养?”

王杰希端茶的手抖了抖,差点把茶水抖出来。

叶修大大咧咧地坐在王杰希那屋里的椅子上,也端了杯茶,慢悠悠地说道:“也不是不行……诶累死我了,捡这小家伙跑到方士谦那儿又跑到你这儿我腿都快断了……”

你明明是飞过来的。王杰希想着,却没说出口。

“过来的路上我已经确认了这孩子他还真没有家人,我看他跟我有缘,所以我决定养他啦!”

“你还真是够残忍,连自己都不放过吗?你不知道你养他,代表你注定会失去他吗?”

“孩子不总会失去父母的吗?”

“不,不是,我说的是,‘你会失去他’,难道……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寿命……”

“我当然知道。”叶修打断他的话,“我也不是第一次失去一个人了。”

“叶修,叶修,你知道吗。”王杰希握紧了茶杯,若有所思,“你拥有无限的寿命,但我没有,所有人都没有,所以我不愿与你太接近,我从来没有主动找你过,但是你每次都自己撞过来,你难道不知道跟人类的关系太近,只会给你带来痛苦吗?所以我求你离我远点,也离这个孩子远点……我第一次求你,我求你了。”

叶修哑然,只能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我不在乎,我已经决定了,你别这样……”

王杰希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叶修的眼睛。那双眼睛是多么美丽啊。

“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便如你所愿。”

王杰希似乎已经知道了叶修此行的真正来意,起身示意叶修跟上。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那房间里有个水晶球。

“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过去,和未来。”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