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

[喻叶]蜂蜜(一)

*喻叶双向暗恋

*有私设,老师paro








生活也无非就是这样。


听几首歌,养养花草,看看书或电影,再不然看看电视剧也好,然后为学生们备课,最好是再来一杯蜂蜜水。枯燥吗?枯燥吗?他说不上来,有人问他他也只笑而不语,但他却也不在乎。他生来就低调谨慎,不是天才,就去努力。学生时代的经历使他找不到更多的娱乐生活,对于现在的生活他倒也还算满意,简单充实,朴实快乐。


他嗜甜,家里的厨房总是摆着一罐白糖,一罐冰糖,一罐红糖,和一罐蜂蜜。说起来普通人家的家里也会备些这样的东西,但是喻文州家里的却消耗得很快——特别是蜂蜜。也许是他平日里太克制拘谨,在这方面从来都不苛刻了自己,愿意在空闲时间放纵这样的的小小的欲望。


人有了欲望就不会获得快乐了。喻文州总结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他的蜂蜜又双叒叕,没了。装蜂蜜的罐子空空的,每个角落都被搜勺子刮得一干二净,一点儿都不剩了。说起来喻文州还是有点瘾的,一天不喝就难受,总觉得有什么事儿没做,当喻文州第五次试着拿起书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出去买一罐新的了。


这个决定为什么这么艰难呢?很大一部分原因跟天气有关,虽然今个放假,但昨天下了场大雪,冷得叫人心生畏惧之意,而喝蜂蜜水只是他的一点个人爱好,不喝也没什么事儿,没必要出门和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寒气做斗争,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嘛。但是他真的……


好吧。喻文州披上风衣,把围巾往脖子上一挂,转个几圈,就穿上鞋子,出门去跟老天打架去了。你说你,没事儿下什么雪?


喻文州呼出一团白雾,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一出门就感到世界跟他开了个玩笑。门都出了,也不好临阵脱逃,只好跑到离家最近的那家小超市里去。小超市嘛,总归是没有空调的,温度跟外边也没有什么不一样。早点搞定早点回家,喻文州这样想着,就开始寻找蜂蜜的身影,结果蜂蜜是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个熟人。


是一个同事。叫叶修。他是一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他带的每一届学生都无不是翘楚。喻文州还记得当时他还是个实习老师,那时听过一节叶修的课,他讲得看似很朴实无华,但是方法却大胆创新,有时候开几个玩笑讲几个典故,会照顾着学生的感受,也从不让开小差的学生尴尬,只递一个轻飘飘又包含笑意的眼神,那一下子学生就精神了。他在课堂是一直是神采飞扬的,平时在办公室也是神采飞扬的,喻文州从来没想过他还能看见这位他一直仰慕的同事这样的一面。


说起来叶修衣品很好,据说真正衣品好的是苏沐橙……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平时叶修穿衣搭配是真的很好看,但今个他却见到了这位同事穿个淘宝爆款军大衣里面一件衬衫的模样,头发也乱乱的,眼皮耷拉着,像是没睡醒。他推开门进来,在超市漫无目的地逛了

一圈,看到喻文州便下意识打了个招呼。


文州?好巧。他嘴里轻飘飘的吐出这几个字儿。他很快走近了,喻文州看到他的脸冻得通红,耳朵也是。摸起来一定很冰吧。喻文州莫名想到。


叶老师来买什么?喻文州说。


买什么?呃,好像是来买烟的吧?他一脸恍然大悟,转而掉头跑到收银台问了句有没有烟,要中华的,那收银员好像抽了抽嘴角,无奈的给他拿了一包烟。


喻文州觉得有些好笑。他找不到蜂蜜,一问,果然没有,刚好卖完了。怎么这么巧?喻文州感觉他被生活安排的明明白白——学生们私底下总是这样调侃,连带着他也学会了几句。


喻文州无奈地走出去。叶修问他来买什么,他只孤独落寞地说一句蜂蜜,那样子好像一位考砸的学霸。叶修也觉得喻文州好笑了。


这里没有吗?正巧我闲着呢,我陪你去找吧。叶修这样说着,手上就已经抖出一根烟,点上了,深吸一口,再陶醉地吐出一团烟雾。


不用了,叶老师外边只套了一件,还是早点回家吧,免得冻着。喻文州婉拒。


无所谓,我不冷。叶修摆摆手,执意要陪喻文州。喻

文州又推辞了几句,最后“盛情难却”,还是让叶修跟着他走了。


说起来叶老师住在这附近吗?平时好像没在周围见过你。喻文州问。


我就住你对面的那栋,不过我可宅了,你们一般都看不到我。叶修笑答。


以后多出来走走吧,总待在家里对身体不好。喻文州

抿了抿唇,说道。


叶修只笑笑,不置可否。他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放到嘴边,呼了一口气,想让冰凉的手染上点温热的气息。喻文州注意到他的指尖透着粉红,嘴唇却被冻得没什么血色了,这时恰好一阵凉风奔过来,他狠狠地一缩脖子,浑身打了个颤。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围在叶修脖子上,拉上他外套的拉链,顺便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


叶修有些呆愣,喻文州也意识到这行为对于同事来讲可能有点出格,刚想退回来的手停在半空,几秒钟后才收回去。两人心思各异,气氛一下子冷了,和天气一唱一和,让他们都避开彼此的目光,一路无话。


终于在另一个超市找到了蜂蜜,喻文州又想到家里好像没吃的了,恐怕晚上得没饭吃,便顺手拿了几碗方便面。


你还吃方便面?叶修问。


嗯……这很奇怪吗?平时在学校就在食堂吃,在家里我一般就点外卖或者吃方便面。喻文州回答道。


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去吃垃圾食品的。叶修说。


那我这样的人应该去吃什么?喻文州笑道。


我很早以前碰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像个落魄的贵族,所有的傲气和焦躁都被命运抹去了,只留下一份自尊自爱沉静如水,行事作风非常绅士……可能是第一印象太深刻了吧,在潜意识里预定他人的性格说起来不太好,现在好啦,我更了解你啦!说这话时,叶修的眼睛稍微亮起来了,竟然是愉悦的,通红的脸颊看起来像是喝醉了。喻文州是真醉了。


叶修语罢,便把喻文州手上的和篮子里的方便面都放回去了,一边说道,方便面少吃,油盐太重,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今天晚上去你家,我带点菜,给你做饭去。喻文州觉乎不可思议,却没拒绝他的好意。


来我家坐坐吧。喻文州说。


好啊。叶修说。


叶修跟着他到他家里,喻文州家不小,但也不算太大,没什么装饰,该有的都有,总体环境还算温馨,主要是暖和。叶修一眼就望到放在客厅的空调,目光一转,便看到垃圾桶里堆满了方便面的袋子或桶。


叶修只瞟了一眼,就把目光收回来了,坐在喻文州对面的沙发上。


要喝点蜂蜜水吗?喻文州问。


好啊。叶修说。


喻文州把蜂蜜放在茶几上,起身去拿了两个纸杯和两个勺子。饮水机里的水通常都开了电,热水一直都有,倒不用耗时间去等,喻文州装了两杯热水,觉得烫手,一个纸杯放在一旁,另一个纸杯加了点儿凉水。他熟练地扭开蜂蜜的盖子,挖了一勺放纸杯里搅拌。


好甜啊。叶修嘀咕着。他拿着那杯稍微温点的水,不是很烫,刚好能入口,那蜂蜜的味道顺着喉咙滑下去,像是在喉咙里埋了颗糖,嘴里充斥着蜂蜜的甜味儿。喻文州的心是不是也像蜂蜜一样甜呢?总见他抱着个保温杯,像个老干部,保温杯里水的颜色不对,问他,就说是蜂蜜水。想来他是被蜂蜜泡大的,和他说话都会有蜂蜜的的味道飘出来,如果亲吻他,那就跟吃一颗糖一样。


-tbc-


灵感来源只因为我渴了


[all叶]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

*沙雕产物,看看就好

*ooc,私设多

 

 

 

 
 

 

在这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日子,兴欣的队员们来到了h市最大的游乐园。


 

“所以为什么这么热的天我们还要来游乐园?”享受着队长兼团宠特权的叶修撑着伞扇着扇子无奈发问。

 
 

“我怎么知道?”享受妹子兼老板娘特权的陈果撑着伞扇着扇子莫名其妙地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

 


“不会是作者的恶趣味吧?”没有任何特权的方锐暴露在烈日骄阳之下像个真男人一样大摇大摆地晃了两下,”我才不会怕什么太......“

 


阳呢——

 


 
话音未落,就见方锐像个真男人一样躲在了叶修的伞下。

 


陈果非常配合地鼓掌,顺带从后面踢了方锐的屁股一脚:“好!不错!真男人!我给你打尻!“


 

“你这哪里是打尻明明是踢尻!”方锐愤愤说道。

 


魏琛在旁边儿哈哈大笑,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仔细琢磨一下,哟哟哟不得了啊,嚯,方锐这混小子真是忒不要脸了,不行,老子可不能落后。

 

 
于是他也像个真男人一样滚进了叶修的伞下。

 


“老魏你干什么呢?这伞就这么大你进来图什么啊?快离我远点,热死了。”


 

叶修摆摆手,毫不留情地把魏琛给踢出去了。


 

魏琛:??????

 


方锐一脸根本没想藏的幸灾乐祸,选择性遗忘了一脸懵逼的魏琛,转头就和叶修勾肩搭背的说些什么。

 


方锐随手一指,挑了挑眉,怂恿道:”喂老叶,我看那个挺好玩儿的,咱们要不要去玩儿玩儿?“

 


哪成想叶修顺着方锐指的方向望去,就看见一个贼大贼大看起来贼恐怖的过山车,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并低声喊了一句卧槽。

 


 
“这个好像有点恐怖吧......”

 


“哪儿有?我看这个挺好的啊——”陈果有些疑惑地望向叶修,然后恍然大悟地说,“你不会是,怂了吧?”


 

“靠,不会吧,居然还有你叶修怂的那一天?”刚被踢出去的魏琛无情嘲笑。

 


“哇你们好聪明啊,你们怎么知道我怂了?厉害!夸夸你们!”叶修敷衍地说。

 


“谢谢你夸我哦。”方锐翻了个白眼儿,说道,“老叶咱就玩玩儿呗,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没能在jjc暴打你真是太可惜了!”叶修一脸凝重。


 

不管众人怎么劝说,叶修还是摇头。他随手一指,挑了挑眉,道:“其实我觉得那个挺好玩儿的。”

 


众人顺着叶修指的方向望去。嚯,好家伙,旋转木马?




陈果嘴角抽搐:“叶修你快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


 

“真的,比方锐的眼睛还真!”

 


方锐抗议:“喂喂喂不要玩梗啊!”

 


“噗嗤......”魏琛第一个忍不住笑了,“没想到啊老叶你居然这么有少女心啊靠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是这样的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我是不会去坐那个过山车的,宁可让我玩旋转木马也不去。”叶修也不在意,笑着指向那个超恐怖的过山车。


 

“诶叶修,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陈果笑道,“身为队长怎么没点团队意识呢?况且这你去玩旋转木马,要是被拍到了岂不得上头条?”




本来陈果也没想逼叶修,就是开个玩笑,哪成想叶修一听,眉头一皱,竟一拍大腿毅然决定为这狗日的“团队意识”献身了。




方锐大惊,朝陈果投去一个敬佩的目光。




陈果:?




方锐非常自然地搂着叶修的腰,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就朝着过山车走去了。




他们这一堆人浩浩荡荡,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中途倒还真被认出来了,只不过他们这个草根战队虽然人气挺高但真爱粉毕竟不多,大多数人都只是带着不屑的目光想看看兴欣能走多远,所以他们一群人排队倒也没什么特别大的轰动。


 

排队半小时玩儿也就玩儿个一两分钟,方锐理所当然的和叶修坐一块儿,清楚的看到叶修攥紧的手和发白的骨节,心知时机到了,深情而温柔地说道:“别怕,有我。”



叶修瞥了一眼方锐,想开口骂几句,然后过山车开始缓缓的移动了。




……





卫生间里,叶修脸色苍白捂着胸口干呕着。




方锐笑嘻嘻地说:“怎么样!爽不爽!”




叶修正头晕眼花,听到方锐的话,又叫着:“好爽!”




魏琛笑了:“我看你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吧,还喊爽!”




叶修一手撑着洗漱台一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魏琛,想骂却没骂出来,不住地干呕。




回去的路上方锐在叶修耳边说道:“以后还玩儿过山车不?”




叶修立马摇摇头,表示就算让他去玩旋转木马他也不再去玩过山车了。




方锐又贼兮兮地笑着说:“我看今天你吐得这么厉害,该不会……是有了我的孩子吧?”




叶修嫌弃地摆摆手,不再理会方锐的垃圾话。




……




中国国家队赢得了世邀赛冠军后,决定在苏黎世玩上一天,于是他们来到了苏黎世最大的游乐园。




当孙翔指着最大的那个过山车,刚要开口的时候,叶修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下意识的指向另一个方向的旋转木马,抢着说:“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












后来网络上出现了一张图片:一群不同发色的孩子坐在旋转木马上奇怪地望着那些混入其中的带鸭舌帽墨镜口罩的中国大哥哥大姐姐们。



国家队众人纷纷表示此非我意。



紧接着,叶修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话:



叶修V:现在我要抓一个老铁来陪我坐旋转木马,究竟是哪个倒霉娃子那么幸运呢?









-end-

噢这乐乎排版居然该死的麻烦

摸个小段子,本来打算在国庆发的,结果没写完,最近也没什么心情和精力去写一些正剧向,就把这段子搞定辽,希望日子能一天天过好吧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二十一)

*ooc

*前篇 @苏即墨






孙翔红了一张脸,看叶修满脸看智障的表情,顿时有些着急,脑子一热,就再次喊了出来。

“我说...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孙翔喊完之后见叶修呆呆地站在那儿,刚想再喊一句,却突然想起这件事好像是自己的错,一时心虚,话到嘴边就渐渐弱了下来:“我那天...那天...不是把你的衣服割破了...看了你的身子嘛...”

叶修越听越觉得扯淡,刚想澄清一句就见孙翔突然蹦了起来,大嘴里声嚷嚷着。

“我...我愿意对你负责!!!!”

什么玩意儿?叶修算是发现了,这孩子怕是缺心眼儿,只得无奈地笑笑,在心里吐槽现在的精神病院真轻松。

“这位孙翔同学,请你看清楚,我是男的。”

“啥?搞什么?”孙翔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了。

“我,纯爷们!”叶修指了指自己,“不就是看了下我身体嘛,你不用负责了啊。”

叶修说完就想走,却被孙翔拉了回来。

“我说你干嘛呢?”

孙翔没回答他,神情扭曲地围着叶修转了两圈,终于确认叶修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儿。他面露难色,烦躁地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

“没关系!!”孙翔突然抬头,诚恳的看着叶修的眼睛,握住叶修的手,“我不介意你是个男的!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是不介意,可是我介意啊。

虽然叶修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吐槽之心了,但他还是尽力做出一副和善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拍掉孙翔的手。

“你们小朋友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先好好养伤吧。”

孙翔一听就急了:“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一切等你养好伤再说!”

“那...”孙翔更急了,刚想拉住叶修,结果人就跑了,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靠!!!”孙翔气得直跳脚。

气也气够了,孙翔找了个石头坐着,郁闷地在地上画圈圈。他看着自己的手,想起叶修那双白皙修长根骨分明的手,一起想起来,就更郁闷了。

另一边的叶修就这么啪嗒啪嗒地丢下孙翔小朋友这么跑了,但他没有丝毫的心里负担甚至为自己把一个可爱的孩子拉回了正道而非常开心。

叶修跑得快啊,心情又好,速度飚上去了也懒得慢下来,就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往精灵族跑去,一个不留神,就撞到了四处晃荡的精灵族族长周泽楷。

叶修被弹了回来,但好歹也只是退了好几步,周泽楷可就惨了,直接被撞得摔倒在地。

“抱歉抱歉。”叶修立即把周泽楷扶起来,连忙道歉。

“...没事儿。”周泽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想要看着叶修,却又有些羞涩地别开了脑袋,脸上也染了些薄红。

叶修不放心,拉着周泽楷检查了一下,最后发现他的手上划了一个口子,肯定刚才用手撑着地,被石子划破的。

此刻的叶修心里充满了歉意,也没在意周泽楷那个奇怪的神情,直接从兜里掏出王杰希送他的魔药,之前他喝了一瓶,还剩下一瓶。

周泽楷见他拿出一瓶晶莹剔透的药水,一眼就看出这绝对出自大家之手,放在市场上也是有市无价的,再看了看手上正涌出鲜血的口子,立刻摇了摇头。

“用不着。”

“那不行,小伤也是伤。”叶修非常坚持,把魔药递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仍然摇了摇头,没接。

“额...你要我喂你喝?”

周泽楷一开始只是下意识地摇头,然后反应过来,一张俊脸瞬间就涨得通红。

“不用!”周泽楷立即拒绝了,接过叶修手中的魔药,生怕叶修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我自己来。”

虽说是答应了,但周泽楷也没有喝太多,只喝了一小口,还给了叶修。

王杰希这个人确实是厉害,只是喝了一小口,伤口就愈合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周泽楷的伤实在是太小了。

“...谢谢。”周泽楷抿了抿唇。

“啊不用谢,小周。”

“那个...”周泽楷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愈合,不留一点痕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失落,又想起他大清早的到处晃悠的目的,漂亮的碧绿色眼睛顿时沾上点惊慌,有些心虚的退开一步。

“怎么了?”

“我,我看了你的腿...”周泽楷支支吾吾地说着,说出来的话却让叶修一头雾水。

“啊?”叶修挠了挠头,想了想,周泽楷好像确实是看过他的腿...好像是孙翔把他的衣服划破了。

“我的母亲说过,看到姑娘的腿,就要...就要...”周泽楷涨红了脸,却始终说不到重点。

可别是看了姑娘的腿就要负责啊。

叶修腹诽,受之前孙翔小朋友的阴影,此刻叶修对“负责”这个词儿特别敏感。

周泽楷支支吾吾了好久,终于,他豁了出去:“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果然。叶修面不改色地想。

“没事儿没事儿,看了一眼而已,又不会怎么样。”叶修无奈。

难道周泽楷看他一眼他还能怀孕吗?

“不行,我要娶你!”

什么...叶修算是看出来了,这里的人都他妈缺心眼儿。

“不是...小周,我是个男人。”

“我不介意!”

你们怎么都不介意!!你们不介意我介意啊!!!

叶修内心疯狂吐槽。

“小周啊,没关系的,只是看了我的腿而已,不会怎么样的。”

周泽楷也没有瞪谁谁怀孕的技能吧!

周泽楷有些委屈,拉住了叶修的手,就直接往精灵族的住所跑,最后就直接跑到了周泽楷的房间。

“小周你干嘛?”

“我...我...”周泽楷羞得说不出话来,一咬牙,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一丝不挂,动作之迅速让叶修都觉得惊叹。

叶修此刻真是只想惊叹了。

原来精灵一族这么奔放吗!

周泽楷用他碧绿色还蓄着点水光的眸子可怜兮兮地望着叶修,眉头微蹙,如果不是他的动作流氓至极的话,叶修都怕是要以为他才是那个逼良为娼的大恶棍了...虽然周泽楷也不是逼良为娼的大恶棍。

“你看光了我...”周泽楷的眼睛里满满的写着两个字,负责!

这周泽楷怎么比孙翔还狠呢!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帮周泽楷把衣服穿上,看见周泽楷那副委屈的模样,内心弹幕瞬间刷起了屏,可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最后只能感叹自己还是心软。

小周他也只是个孩子嘛,又从来没有接触外面的世界,纯洁得一塌糊涂,只是觉得母亲的教诲不能够违背罢了,但其实是个很有教养,很懂礼貌的孩子,虽然这个逼良为娼的手法确实非常别致。

好好教一教他吧,至少让他懂得一些最基本的道理,比如说一个男人看了另一个男人的腿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

总的来说,女装真不是个好玩意儿。

-tbc-

下篇 @叶球球(买手机ing)

有意请订阅tag

我没救了这么久不更新唯一一次还是联文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八)

*ooc

*一个小小的联文

*全文戳tag



*




*




金属特有的冰冷透过皮肤传达四肢百骸,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刘小别,他现在,正受到极大的生命危险。

“你想干什么!”刘小别冒出了一身冷汗,故作镇定。

哪晓得这个罪魁祸首叶修却不甚在意地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他。

“啊?你没看出来吗?”

“我看出来?我看出来了啥啊!”

“我们迷路了啊,不然我干嘛把千机伞架你脖子上?”

“你们迷路了就要把武器架我脖子上?什么逻辑啊!”刘小别气得差点吐血。

“威逼利诱嘛!”叶修一本正经的说。

苏沐橙看见叶修调戏人,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小声嘀咕了两句:“叶修哥明明只是‘威逼’嘛,哪里来的‘利诱’呀?”

刘小别耳尖,听见苏沐橙这毫不客气的吐槽,深感赞同,连忙对叶修说:“你看看人家小姑娘说的多在理!”

“是吗?”叶修笑出了声,转过头去问苏沐橙,“沐橙,你说了什么吗?”

“哪有?我什么都没说!”苏沐橙选择立即失忆。

刘小别开始明白这两人是故意捉弄他,张了张嘴,想再说点什么反驳的话,却是闭上了嘴,懒得跟这两个不要脸的浪费口舌,直接握紧了剑,想要拼一把,看看能否逃离魔爪。

“别挣扎了,没用的。”叶修直截了当地戳破他的小心思。

刘小别这才正确认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心下瞬间生出一种茫然和不甘,只好愤愤地瞪着叶修。

叶修被刘小别这好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万的眼神看得忍俊不禁,苏沐橙没有get到笑点,但也附和叶修开始笑。

刘小别气得满脸通红。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啊,我们就是迷路了,想找人帮个忙罢了。”叶修收起千机伞,对刘小别报以一个欠揍的笑容。

“小哥哥你叫什么呀?”苏沐橙开始用卖萌来安抚刘小别受伤的心灵。

“刘小别。”他冷哼一声,见说话的是个柔弱的小女孩,语气也就软了几分。

“那,小别哥,今天已经很晚了,能不能让我们在小别哥家里留宿一晚?”苏沐橙摆出一个甜美却带着点为难的微笑。

刘小别不想欺负女孩子,特别是可爱的女孩子,但听到苏沐橙的请求,却犹豫的拒绝了。

苏沐橙有些失望,眼神瞬间就黯淡了下来,咬紧了唇瓣。

叶修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把千机伞架在了刘小别脖子上。

“靠!!!!!!”

刘小别也不敢乱动,怕这人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脑袋给弄下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啧啧啧,你不懂。”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这,就叫做威逼利诱,给你个巴掌再塞给你个红枣,懂吗?看看,你不收这个红枣,我不就只能再给你个巴掌吗?”

不懂,他也一点都不想懂。刘小别气呼呼地想。

“带你们去就带你们去...我的老师绝对可以吊打你!等着吧!!”





*



*






*




“老师,是这样的...”刘小别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向王杰希说明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有多么过分,还有这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女孩到底有多么可恶。

“嗯,你辛苦了。”王杰希耐心的听完了刘小别的话,“可是我们这儿只有一件用来招待客人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供一个人睡的床,留宿的话,两位客人,该怎么办呢?”

“啊,这个...”刘小别挠了挠头。

“不用麻烦,我可以和叶修哥睡在一起的!”苏沐橙握紧了拳头。

王杰希将视线转移到苏沐橙身上,又看向叶修。

感受到王杰希的视线,叶修耸了耸肩。

“无所谓,让沐橙睡床上,我睡地板都行,毕竟我是个客人嘛,不能给主人带来什么麻烦。”

“客人应该好好对待。”王杰希反驳。

“我和叶修哥睡一起就好了!”苏沐橙再次说。

“我能和沐橙挤挤的。”叶修附和。

“...那好吧。”王杰希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他也不是工匠,不能现场造个床出来。

“说实话,我们呢,已经在这片树林里转悠了好久了,我大概是明白为什么有人说,没人能活着从这儿走出去了。”叶修一屁股坐在了王杰希对面。

“确实,这里路况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在深处,还有很多奇异但危险的动植物。”王杰希低头抿了口茶,“我带着几个孩子生活在这里,你一定也看出来了,他们都不是人族,虽然说现在的世界非常和平,种族之间非常和睦,但是让他们完全融入人类社会是不可能的,每个种族都认为自己比其他种族高了一等,这是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思想,现在也仍未根除,于是我就带他们隐居于此,如果有一天可以迎来真正的平等,我就会带他们出去。”

“你说得倒是很对,不过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还是要提一下。”

“什么事?”

“咕噜咕噜...”苏沐橙的肚子适时地响了起来,和叶修做了一个近乎完美的配合。

“咱什么时候吃晚饭啊?”

“...马上,英杰在做了。”

他真是会煞风景,王杰希想。

“那么接下来,我们聊聊?”

“好啊。”王杰希坦然一笑,用眼神示意刘小别回避。

刘小别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笑嘻嘻的跑去拉走了苏沐橙。

“抱歉,来做客的都是老朋友,通常不会有太多人来,所以只有一张床。”

“啊,没事儿。”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杰希,是一位魔法师。”

“我叫叶修,一个游手好闲的魔族,职业称不上。”

“你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圣器,以及我的武器需要升级。”

“这样吗?那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不过,或许东北边上的小镇子上,有人可以帮你。”王杰希并未追问缘由,也没有对千机伞产生太大的兴趣。

“谢谢啦。”

“还有啊,你也应该让你家那些小崽子出去闯荡闯荡,我看他们虽然没我牛逼,但是实力也足够了。你很爱他们是吧?我知道,你不想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但是你对他们太溺爱了,应该让他们能有自己的一番天地。”

“当然了,怎么选择是你的事情,嗯,我也不好涉及太多。”

王杰希沉吟片刻,说道:“你说的对,我应该给他们留条后路,让他们不再过于依赖我。”

“他们依赖你就像是依赖爸爸一样。”叶修毫不留情的嘲讽。

“他们是我捡回来的,我大概算他们半个父亲吧。”

“不过,谢谢提醒,叶修先生。”

“先生是什么鬼?怪生疏的,我想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叶修笑着说。

王杰希愣了愣,随即也笑了。

“是啊,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叶修。”

朋友?朋友吗?

“吃饭啦!”高英杰对着刘小别的房间喊了一声,把饭菜端到桌子上。

“来了来了!”刘小别带着苏沐橙一起出来,坐在椅子上,摩拳擦掌,摸了摸自己饿得发疼的肚子。

“王杰希...我能叫你大眼儿吗?”叶修带着戏谑的笑容看向王杰希,缓缓开口。

“噗——咳咳咳咳咳...”刘小别一口饭差点喷了出来。

“大...大眼儿...”高英杰也被吓到了,他性格本来就算内向,现在被这么一下连说话也结结巴巴。

“你高兴就好。”

“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王大眼儿吧?”

“...你高兴就好。”

-tbc-


联文是日更,时间缘故,没有写太多,也没有太多时间修改,于是造成质量下降,十分抱歉

下一位 @🍁叶球球🍂 ,如果有兴趣请订阅tag

【all叶】联文预告《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

啊...是个难题呢。

麦翩行尤:

这是来自一个小小的all叶群里的联文。很早之前就已经想写这个联文了但是一直没时间,现在放假了,终于可以开始。 故事内容大概是:这是一个伞哥意外去世后,附体在千机伞上,魔族叶修为了复活伞哥四处寻宝以至于撩遍了全大陆汉子的故事。 被叶修拿在手里的千机伞里的苏沐秋不得不看着自己的修修跟各种野男人眉来眼去,看着修修跟别的男人同床共枕?甚至作为伞的自己要被臭男人摸遍全身?? 苏沐秋: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 联文太太一共14位。
@麦翩行尤
@桴笙 
@鹰鬼
@一叶障目…不见南山
@ww
  @随便 
@苏即墨  
@大糖圆子  
@三林六木
@🍁叶球球🍂  
@一颗椰子
@日常懵逼脸的22
@海黔深井 
@徐行
从七月十号开始,每天一篇更新,在不同太太那里,看后文请记得戳tag---all叶苏沐秋报警。